穿纸尿裤长大的第一代人如何选择纸尿裤?

如果要评比近期讨论热度最高的新闻,开放三胎生育相信可以进入前三名的位置。计划生育进行到四十年的时候,人口政策终于从先前的紧缩逐渐向放松开放。尽管当下人们的生育意愿早已无法和那时相比。随着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的出炉,我国人口增长的后劲已明显不足,相信这也是出台三胎开放政策的重要原因之一。

 

不过生活总是要向前,总体环境是一回事,每年出生人口依然是一个相当有分量的数字。新生儿所带来的一系列消费需求自然也是国内外母婴用品厂家时刻关注的。

 

最早的9030岁了,第一代真正的独生子女步入而立之年时,对纸尿裤生产厂家来说,这也意味着第一批穿着纸尿裤长大的孩子,基本也到了给自己的子女穿上纸尿裤的年纪。

 

相比他们的父辈,90后不再需要购买和工资收入相比极其昂贵的纸尿裤产品,网络商务的发展也不在需要他们从实体店内搬回一只只装满纸尿裤的纸箱。当下的育婴物质条件相对前几代人,已经省去了太多辛苦。

 

生活水平在提高,厂家自然也不能停下自己的脚步。纵观国内婴儿纸尿裤市场,也呈现出类似日化市场的特征:国产厂商与欧美大厂抗衡的同时,日本品牌也以其特有的品牌细分气质吸引大量客户选购他们的产品。

图表中,好奇(Huggies)牌的纸尿裤属于各项较为平均,总体表现突出的典型。好奇牌的母品牌金佰利本身也是世界前列的母婴产品生产商,百余年的历史积淀下的大量营销和研发经验为其近年在国内市场的大举扩张提供了足够的底气。这也是好奇牌在2020年度品牌月均销量远远甩开其他同类品牌同时,品牌均价、月均SKU保持第一的理由。

 

相较之下,以纸品起家的日本大王牌则显得弱势一些,尽管品牌均价超过产品线广阔的好奇,月均SKU表现也相当出色,但月均销量还有相当的上升空间。这一空间也给了国人熟悉的帮宝适以及一众国产纸尿裤品牌生存空间。于1997年进入中国市场的帮宝适,相信对很多90后来说都十分熟悉,相当一部分人可以说是穿着它的产品,看着它的广告成长起来的。这份情怀和熟悉感也是众多适龄家庭选择它的重要理由。不过随着代际更迭,出于这一动机的买家还会有多少,品牌形象意外,产品质量和颜值是否能与其他品牌一较高下,依然是影响购买决策的重要理由之一。

我国人口发展进入新阶段的同时,母婴用品大类也结束了前三十年市场不断纵横拓展,蛋糕持续变大的阶段。存量竞争相信是未来至少一代人时间内不会变化的主题。如何在这一日益残酷的环境下存活、壮大,是每一家生产商都无法回避的难题。增量停滞为粗放式发展宣判死刑的同时,也意味着无论是老牌厂商还是新生品牌,都可以通过细分渠道和消费需求,甚至创造新需求来让自己保有优势和续存下去。

 

本文数据由领先的第三方营销评估和优化公司ComRatingsBMI品牌营销力数据库提供。无论是试图发掘和归纳行业发展规律,还是希望获取不同行业的更多免费的营销分析数据,请微信搜索“comratings”公众号,访问其中的品牌魔方营销数据小程序。

想了解更多不同行业报告,请微信搜索“趣查吧”营销数据小程序,在小程序中的“洞察报告”中下载查看。